翻頁   夜間
二月天小說網 > 情深不負 > 第六百八十三章 你是我見過最善變的女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說網] http://www.dtygyi.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六百八十三章?你是我見過最善變的女人

  十分鐘后,關幕深親自抱著春春走出了住院部大樓,后面跟著提著春春的東西的紅姐。wj

  春春抱著關幕深的脖子,奶聲奶氣的問:“爸比,麻麻呢?”

  “哦,你麻麻已經陪了你一個星期了,她要工作的,過一陣子再來陪你。”關幕深對春春說話的神情早已經溫和而寵溺,和剛才的兇神惡煞完全不像一個人。

  “那你讓麻麻趕快來看春春。”春春要求道。

  “好。”關幕深微笑著點了點頭。

  望著他們的背影漸行漸遠,躲在住院部大門拐彎處的蘇青才從墻角處走了出來。

  天知道,剛才她哪里是沒有耐心等春春,而是怕和春春分別的場景太讓人傷心。

  而且春春還小,不懂事,她怕自己一走,春春會哭,到時候她更是進退維谷。

  所以,她只能狠下心來在春春回來之前離去,這樣能避免離別的場景,只是更加傷心難耐的卻只有她。

  回家之后,蘇青便洗了個澡,換下了關幕深給她買的那身衣服。

  她將那身衣服送去干洗了,因為怕自己洗壞了。

  其實在醫院里她說那些話都是氣關幕深的,也有點當時的口不擇言。

  其實這身衣服她很喜歡,而且很合身,并且很凸顯她的氣質。

  只是這個牌子也是俞天使喜歡的,他說他給俞天使一次就買十幾萬塊這個品牌的衣服,蘇青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心里還是很難過。

  那身衣服干洗過后,蘇青就一直掛在衣櫥里,再也沒有穿過,但是偶然打開衣櫥的門,會看上兩眼。

  一連十多天,關幕深既沒有和自己聯系,也沒有在她的房子里出現過。

  隨著時間的推移,蘇青的心里真的是開始恐慌。

  難道他真的是厭倦了自己?不想上自己的床了?

  其實她也知道,他上自己的床也只不過是想羞辱自己罷了,但是突然感覺他會把自己忘了,蘇青心里還是很難過。

  當然,讓她更難過的就是她十幾天都看不到冬冬和春春兩個,思念孩子的潮水在心中越來越澎湃,可是她這一次卻是不想主動聯系他。

  午夜時分,蘇青午夜夢回之際,翻了個身子繼續睡。

  可是,耳邊卻突然傳來衣服的悉率聲。

  睡夢中的蘇青搞不清楚到底是真的聽到脫衣服的聲音還是夢境里面的聲音。

  所以她掙扎著睜開了沉重的眼皮,一睜開眼不要緊,蘇青在銀色的月光下看到自己床前有一個黑影。

  下一刻,她便倏地坐起來,并尖叫了一聲。“啊!”

  蘇青感覺此刻連汗毛都豎了起來,她以為自己見鬼了,恐懼的把被子抱在了胸前。

  “你喊什么?我是人,不是鬼!”這時候,那個背對著蘇青的身影轉過身子來,盯著蘇青叱責道。

  這時候,蘇青才借著窗子透進來的銀色月光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眼前的人身材很高大,頭發濃密,臉龐深刻,赤著臂膀,胸肌發達,褲子已經脫了,腰間穿著一條條紋內褲,一雙腿充滿了肌肉和力量,可以說是一個有魅力的成熟帥哥。

  “是你?”看清楚了他的臉的時候,蘇青才舒了一口氣。

  因為她決定眼前的是人,不是鬼,害得她剛才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不然你還以為是誰?是不是你的床伴太多,都辨認不出來了?”月色下,關幕深的臉仍舊冰冷,語氣仍舊充滿了嘲諷。

  蘇青已經對他的陰陽怪氣很習慣了,如果他態度好了,她反倒覺得奇怪。

  “你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認識。”蘇青咬牙切齒的道。

  下一刻,關幕深便上前將她撲倒在床上!

  他居高臨下的盯著她的眼眸道:“化成了灰你也認識,你到底是恨我還是愛我?”

  “你別自以為是了,我并沒有將你放在心上。”蘇青冷哼了一聲。

  “我也一樣,不過不可否認,你我在床上還是很有默契的。”說完,關幕深便掀開被子開始蹂躪眼前的可人兒。

  對于他的進攻,蘇青只能逆來順受,而他卻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

  過程中,蘇青突然想到了什么,推搡著他的胸膛著急的道:“你不是晚上都陪冬冬睡嗎?你出來了,冬冬怎么辦?”

  看到蘇青皺著的眉頭,關幕深很沒有耐心的回答:“我給冬冬講完了故事,他睡著了我才出來的。”

  “你……”蘇青還想說什么,卻是被關幕深用唇封住了嘴巴,她想說的話都吞入了肚子里。

  雖然他的動作很粗魯,但是蘇青倒是有一絲欣慰,最少他知道履行一個父親的責任,給冬冬講完了故事,哄他睡著才出來,可見他是將冬冬和春春都放在心上的。

  這一刻,蘇青的身體不那么僵硬了,甚至開始迎合他。

  關幕深感覺到她竟然在迎合自己,又興奮了一些,甚至動作也輕柔了些……

  過了很短的時間,蘇青的腦子里突然又想到了一些別的。

  冬冬說關幕深每天晚上都給他將故事,陪他睡,可是今天他還不是照樣跑了出來?

  那是不是可以說關幕深也會在哄睡了冬冬以后再去找俞天使?他和俞天使如此就可以夜夜笙歌?

  想到這里,蘇青不由得擰了眉頭。

  隨后,她的身體也開始僵硬了起來,別說去配合他,就是逆來順受都不愿意了。

  感受到身下人的異樣,關幕深停止了動作,借著月光凝視著蘇青問:“你怎么了?”

  “我……不太舒服。”蘇青支吾了一下,心虛的回答。

  聽到這樣的回答,關幕深自然之道她是在搪塞他。

  所以,下一刻,他便草草的結束了戰斗。

  一分鐘后,站在床邊的關幕深便穿戴好了自己的衣服,而蘇青則是將被子裹緊了自己的身體,蜷縮在床頭。

  穿戴好了的關幕深將兩只手揣進了口袋里,漆黑的眼眸盯視著銀色月光下的蘇青,忽然冷笑道:“你是我見過最善變的女人,不但你的心善變,連你的感官都善變,所以你注定是一個水性楊花,朝秦暮楚的女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一起玩捕鱼 排列五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规律 东方6十1中奖对照表 今天晚3d试机号 极速快三能赚钱吗 台湾5分彩开奖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江西多乐彩遗漏官网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河内五分彩是合法吗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天津十一选五技巧 福彩30选五走势图 怎么看股票涨跌 山东十一选五任三选号技巧 多赢计划软件